亚博vip官网网页版|全网网站

德国弗赖堡_九门胡同_新浪博客

弗赖堡大学(Universitt Freiburg),建校于1457年,是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设立的第二所大学(第一所是维也纳大学),也是德国较古老的大学之一(有说排第五)。德国最早的大学应该是1386年的海德堡大学。弗赖堡大学的全名是阿尔伯特-路德维希-弗赖堡大学(Albert-Ludwigs-Universitt Freiburg),阿尔伯特得名于最初的资助人,也是建校者,哈布斯堡的奥地利大公阿尔布雷希特六世(1418-1463)。路德维希得名于巴登大公路德维希一世(1763-1830),路德维希一世大力资助了险些关闭的弗赖堡大学。我们所在的这个校区就是弗赖堡大学最早的发源地。这栋楼是建于1911年的第一教学楼,即大学的主楼。

这是属于弗赖堡大学的大学教堂,二战后重建的。历史上看,这所大学在大多数时间都为天主教控制。宗教冲突时,一些天主教的教授就会来到这里。1529年,巴塞尔大学遭受宗教改革的冲击时,伊拉斯谟曾来到弗赖堡大学讲学,这里距瑞士巴塞尔也就六十公里左右。17世纪时,大学还一度为耶稣会所控制。大学附近的老城区。经过二战轰炸洗礼后的弗赖堡,没有留下太多古老的建筑。这是一座老城门,马丁门(Martinstor),历史可追溯到13世纪,不过历史上经历过多次翻修,现在看到的城门也还是近代按照15世纪的样式加高过了的。像许多其他城市一样,历史上这座城门也做过监狱。

马丁门正对的大街叫约瑟夫皇帝大街(Kaiser-Joseph-Strae),音译的话就是凯撒-约瑟夫大街,因1777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约瑟夫二世的到访而得名。约瑟夫二世(1741-1790)是著名的玛利亚.特蕾西亚女皇之子。这条大街也是德国著名的商业大街之一。纳粹时期,曾改名为阿道夫-希特勒大街。

凯撒约瑟夫大街路口有一个雕像,为了解释清楚,先要简单说一下弗赖堡的历史。弗赖堡的德文是Freiburg,对应英文是Free Burg或Free borough,也就是自由镇的意思。所以德国瑞士一带有很多叫Freiburg的地方,为了更准确,通常都会加上个后缀,比如德国的这个弗赖堡,德文全名叫Freiburg im Breisgau,意思是布赖斯高(地区)的弗赖堡,中文通常简称弗赖堡或弗莱堡,因为名气较大,所以一般提到弗赖堡通常就是指这里。而瑞士也有个比较有名的Freiburg im echtland,那个通常译作于希特兰的弗里堡,中文简称弗里堡。弗赖堡的建立者,是神圣罗马帝国的扎林根(Zhringen,或称柴林根)家族。而扎林根家族的发源地就在弗赖堡附近的一个小城堡,扎林根城堡(现在遗址还有)。扎林根家族是德国施瓦本的一个古老贵族,家族最早有记载的是布赖斯高伯爵贝特霍尔德(Berthold,死于公元982年),就是在这一带。首位使用扎林根伯爵称号的,是贝特霍尔德一世(1000-1078),他的母亲来自霍亨斯陶芬家族,他也是神罗皇帝亨利三世的忠臣。亨利三世曾许诺将来会把施瓦本公爵(德意志诸侯之首)的头衔转给他,但巧的是1056年亨利三世死后,1057年没有后代的施瓦本公爵也死了,皇后阿格尼丝(亨利四世只有6岁,由阿格尼丝摄政)却将施瓦本公爵的头衔给了未来女婿(亨利四世的姐夫),(韦尔夫家族的)莱茵费尔登的鲁道夫伯爵(1080年与亨利四世争王战死)。不过亨利四世那个姐姐马蒂尔德11岁出嫁,12岁就死了。有意思的是,1073年,贝特霍尔德一世和他的竞争对手鲁道夫又联手一起造亨利四世的反(1073-75的萨克森暴乱),当然与教皇的支持也是分不开的(本质是教权皇权之争),于是后面就发生了就是著名的卡诺莎之辱(1077年),这里不提了。如果看德国通史之类的书,书中提到与亨利四世作对的德意志贵族,就是以这两位为首的,鲁道夫甚至一度自称德意志国王。贝特霍尔德一世死后,他的儿子贝特霍尔德二世(Berthold II,10501111)继续与亨利四世作对。1092年,贝特霍尔德二世与霍亨斯陶芬家族的腓特烈(莱茵费尔登的鲁道夫之子,亨利四世的女婿,有点乱吧)继续争夺施瓦本公爵的称号,1098年,双方达成和解,贝特霍尔德二世放弃了对施瓦本的一切要求,霍亨斯陶芬家族的腓特烈成为施瓦本公爵腓特烈一世(他的孙子就是后来的皇帝腓特烈一世,红胡子巴巴罗萨)。而做为补偿,贝特霍尔德二世得到了扎林根公爵的称号,踏踏实实经营他的布赖斯高领地了。1091年,贝特霍尔德二世将住所从扎林根城堡搬到了弗赖堡城堡,开启了弗赖堡的建城史。他的儿子是贝特霍尔德三世和康拉德一世。扎林根家族在德国巴登-符腾堡和瑞士一带还创建过很多城市,我在瑞士首都伯尔尼和图恩都提到过建城者都是扎林根家族的贝特霍尔德五世(Berthold V,1160-1218),那是扎林根家族的后人,也是最后一位家族主线的继承人,就葬在弗赖堡大教堂内。1218年,贝特霍尔德五世死后由于绝嗣,扎林根家族的主线基本消失了,只有一些较远的旁系分支。铺垫了这么多,现在回到十字路口的这个纪念碑。1806年,为了纪念城市的创造者贝特霍尔德二世(也许是他的儿子贝特霍尔德三世或康拉德一世),声称是扎林根家族后裔的巴登大公和城市当局建造了贝托尔德喷泉(Bertoldsbrunnen)。贝托尔德与贝特霍尔德只是中文的不同译法而已,扎林根家族喜欢叫这个名字的太多了。当时的喷泉还是挺精致的,不过二战中被炸毁了。到了1958年,又重新制作了这个纪念碑,一是纪念城市创建者,二是纪念原来的喷泉,只是现在已经没有水了。这个十字路口与皇帝约瑟夫大街相交的,一个是图中正对的贝托尔德街(Bertoldstrae),一个是盐街(Salzstrae)。据说上面的抽象派青铜骑马像让当地人不是很满意。

德国几乎每个大城市都有的考夫霍夫百货商店(Galeria Kaufhof),德国最大的连锁百货公司,总部位于科隆。

这是位于弗赖堡大教堂南侧的一栋很有特色的牛血红建筑,历史商人大厅(Historisches Kaufhaus,Historical Merchants Hall),我觉得名字似乎是直译的,不是很合理,此处的Historisches(Historical)应该是想表达这是座有历史的建筑,放在现在应该叫招商大厦比较合适。

商人大厅始建于14世纪,现在的正面是过去的背面,是1520年改为正面朝着教堂的。后来的五百来年间,建筑主体没有大的改变,但外观进行过多次改建,目前看到的外观是19世纪的了。1947年到1951年间,这座建筑还曾作为巴登州的议会大厦。里面最大的皇帝大厅(Kaisersaal),可容纳350人,得名于德国皇帝威廉一世,他和俾斯麦在1876年参加胜利纪念碑揭幕典礼时在此就餐。

比较显著的是正面窗前的四个出自哈布斯堡家族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或国王像。大约从14世纪起,弗赖堡就将城市交由哈布斯堡家族保护,并为哈布斯堡家族出兵作战。在与瑞士联邦的作战中,城市不仅提供财政援助还提供骑士。1386年的森帕赫之战(Battle of Sempach)中,瑞士联邦大胜哈布斯堡联军,弗赖堡的贵族骑士几乎全部战死。瑞士卢塞恩的方济会教堂内还有那次战胜时缴获的大量军旗,其中肯定就有弗赖堡的。

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imilian I,1459-1519),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哈布斯堡王朝鼎盛的奠基者。1498年,马克西米利安还在弗赖堡召开过一次他的帝国议会。

卡斯蒂利亚的菲利普一世(Philip I. of Castile,1478-1506),卡斯蒂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之子,俗称美男子菲利普。他的外公是欧洲著名君主,勃艮第的大胆查理,所以他出生在布鲁日。由于他娶了西班牙国王伊莎贝拉和费迪南的女儿,(疯女)胡安娜,奠定了日后的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虽然他没做成皇帝,但这桩联姻对后世欧洲影响巨大。

查理五世(Charles V,1500-1558),哈布斯堡王朝鼎盛时期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欧洲最著名的君主之一,也是罕有的主动退位的皇帝。与他同时代的还有几位著名君主,法王弗朗索瓦一世,英王亨利八世,还有奥斯曼帝国的苏莱曼大帝。有本书叫《四君主》,说的就是他们四个之间的事儿。

斐迪南一世(Ferdinand I,1503-1564),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的弟弟。查理五世1556年主动退位,把他的西班牙王位传给儿子菲利普(二世),帝国皇帝位传给弟弟斐迪南,从而将哈布斯堡王朝分为奥地利哈布斯堡和西班牙哈布斯堡。查理五世当年退位的地方就在现在的布鲁塞尔王宫。

商人大厅的东边,大教堂广场的尽头的这栋建筑,叫老警卫室(ALTE WACHE),可能是老城区内最老的建筑了。当初(13世纪)可能是大教堂的建设用房,后来加高成了城市警卫队的住房。现在是一个葡萄酒展示销售商店,弗赖堡临近著名的阿尔萨斯葡萄酒产区(历史上也曾被划入过阿尔萨斯),所以酒应该不会差。

环绕大教堂四周的空地都叫大教堂广场(Mnsterplatz),或者音译为明斯特广场。广场上基本成了自由大卖场,商品也是以食品和日用品为主。弗赖堡大教堂也是德国比较有名的大教堂之一,下篇单写。

大教堂北面不远,还有一座犹太会堂。从13世纪开始,就有犹太人在弗赖堡定居,但14世纪的黑死病大瘟疫让犹太人背了锅,像欧洲很多地方一样,大批犹太人被杀或被驱逐。15世纪时,城市更是颁布了禁止犹太人进入的禁令。一直到1809年,犹太人才被允许在城市居住,1836年,弗赖堡还有了犹太人社区,以及一座较大的犹太会堂。1938年11月9日的水晶之夜后,弗赖堡的犹太人要么被驱逐要么进了集中营,犹太会堂也被烧毁。二战后的1945年后,只有少数犹太人回到了弗赖堡,现在弗赖堡已有七百多犹太人了,这座犹太会堂是1985年新建的。

这种水沟,是弗赖堡特有的输水系统,人工街溪(Freiburg Bchle),也是弗赖堡的特色之一。

据推断,这种人工街溪在12-13世纪就存在了,它并不是为城市提供饮用水,当时的主要用途是灌溉和消防,以及将雨水和污物排出城外。我们去的时候没水,可能到夏天才会有。过去这种水沟就在路中间,到了19世纪,由于不利于交通,水沟被移到了路边,有些还被盖上了铁板。近代之所以没有被填上,主要是当地人觉得这是一个古老的念想,还是保留了下来。

据说当地有个传说,如果你不小心掉进街溪,就有可能与当地人发生一段情缘,当然,信不信由你。

这座建筑是弗赖堡的新市政厅(Neues Rathaus),从凯撒约瑟夫大街上就能看到它屋顶上的绿色头盔式塔尖。新市政厅的建筑物始建于1539-1545年间,最初是私人用房,后被弗赖堡大学购买一直是大学的用房。1774年,三个学院搬走后,医学院还留在这里,直到1867年,医学院才最后搬走。所以新市政厅也被叫做“老大学”。在做为大学使用了三百年后,市政当局用190金马克购买下这座建筑,并重新装修后,于1901年做为新市政厅投入使用。所谓新市政厅,房子还是老房子。

紧邻新市政厅的红色建筑是老市政厅(Altes Rathaus),与商人大厅有点相像。老市政厅的历史可追溯到1557年,也是由几栋陆续建起来的建筑组合而成的,整体大致为文艺复兴风格,上方有哈布斯堡帝国的双头鹰标志(哈布斯堡家族则是狮子)。弗赖堡从1386年到1806年大多数时间都属于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除中间1677-1697曾被法国短暂统治过(划归阿尔萨斯)。不过二战中的1944年,整个老市政厅彻底毁于空袭,现在所见到的建筑全部为战后用新材料按照老的样式重建的了。弗赖堡的游客中心就设在这里。

市政厅对面,是连在一起的圣马丁教堂和圣马丁修道院,中间的广场叫市政厅广场(Rathausplatz)。

广场上聚集了很多本地人,好像是什么节日或者有什么重要活动,比如结婚,因为欧洲人结婚通常是要在市政厅登记的。

圣马丁教堂(Kirche St. Martin),是13世纪方济会的修道院教堂。17-18世纪的多次战争教堂被破坏,后重建,二战时又遭到严重轰炸,现在看到的大多是战后重建的。

教堂正门上方有三尊雕像,中间的是“无原罪圣母像”(圣母无原罪说,是15世纪由方济会提出的,只有天主教承认),左侧是阿西西的圣方济(方济会的创始人),右边的是帕多瓦的圣安东尼(也称里斯本的圣安东尼,怀抱小耶稣是他的标志)。门上的文字注有1719年的字样。

二战时,教堂被严重炸毁,目前看到的基本是重建的。不过墙壁上的一些壁画还是14世纪留下的。

与教堂相连的还保留有一部分方济会修道院的建筑。现在市政广场的大部分都是以前修道院的地方。

现在的修道院交由多明我会管理了,进去简单看了一眼,里面很多房间都是与天主教有关。

市政厅广场上的一尊雕像,主人是弗赖堡人贝尔托德.施瓦茨。贝托尔德.施瓦茨(Berthold Schwarz),据传说是14世纪中叶弗赖堡的一位炼金术士,他在炼金过程中的一次爆炸,无意中搞出了黑火药,所以欧洲认为他是黑火药的发明人,因此他也被叫做Berthold the Black。不过这种说法也有质疑,甚至有人怀疑是不是真有这个人。不过黑火药的发明对于欧洲的枪炮发展作用很大。

弗赖堡虽然是个有历史的城市,但如果你对历史没有兴趣的话,大量的名牌商场保证也能满足你逛街的欲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